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美媒预测伊朗将爆发壹场空前绝後嘚性革命

发布时间:2019-11-10 20:29:52

  原标题:美媒断言伊朗会发生性革命

  新华北京6月22日电(卢鉴)美国《外交政策》5月31日发表一篇题为《色情共和国》的文章,耸人听闻地断言伊朗将爆发一场空前绝后的“性革命”。作者认为,近20年来,伊朗离婚率上升、地下色情行业转为公开等现象与伊朗传统社会价值观产生了冲突,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引用的材料或论据都是多年前或道听途说,耐人寻味。文章内容编译如下:

  提及伊朗,你的脑海中会联想到怎样的画面?是阿亚图拉,还是宗教狂热,抑或是蒙着面纱的妇女?是性革命吗?你想到点子上了。过去的30年里,西方主流媒体一直把关注焦点放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激进政策的时候,一场本质性的社会和文化转型正在伊朗进行着。

  这不能说是好现象,也不能说是有多坏,伊朗发生性革命时却自然是史无前例的。伊朗社会观念在过去的数十年间发上了这么大的变化,让许多从海外回到伊朗国内的人震惊异常。一位刚去过伊朗的英籍伊朗朋友后告诉笔者:“如今的伊朗简直让伦敦更像个保守的都市”。说到性观念,伊朗诚然正朝着英美方向快速发展着。

  关于伊朗人性行为习惯的资料数据很难收集到的,这点并不让人意外。但我们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公布的官方数据中能解读到大量信息。比如,出生率的下降,这表明更多的人接受了避孕或其它某种形式的计划生育,家庭的传统角色也在向不好的方向变化。过去20年里,伊朗的人口出生率下降速度之快创造了人类历史新纪录。与此同时,即便超过半数的伊朗人年龄都在35岁以下,伊朗年均人口增长率还是从1986年的3。9%猛降低到2012年的1。2%。

  同时,在过去的30年间,伊朗男性平均婚龄从20岁提高至28岁,当前伊朗女性婚龄大致为24——28岁,比十年前的年龄段延迟了5年。官方数据还显示,40%的婚龄人士目前单身,离婚率却在快速攀升:2000年伊朗发生了5万起离婚事件,2010年却达到15万起,数量增长了2倍。现在,伊朗全国约每7对夫妻就有一对离婚,而首都德黑兰的离婚率更高,离婚率高达1:3。76,这一比率接近英国——英国42%的婚姻是以离婚告终的。目前为止,没有迹象表明这一趋势将减缓。过去半年中,伊朗离婚率仍在攀升,结婚率大幅下降。

  伊朗人对待婚姻态度发生改变的同时,对待男女关系和性关系的方式也发生戏剧性的变化。2008年12月,青年部高官援引的一项研究数据显示,大部分男性受访者承认婚前至少曾与一名异性有一段关系。这种“不正当”的关系中有大约13%造成了意外怀孕或堕胎,这一数据(还是保守估计的)在伊朗上一代人中是想象不到的。那么,这就难怪青年部研究中心发出警告表示,“不健康关系和道德沦丧正成为导致伊朗青年夫妻离婚的主要原因。”

  伊朗地下性服务行业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已迅速起飞。上世纪90年代,卖淫在伊朗主要城镇已很普遍,特别是在德黑兰。以前,性工作者是不敢公开露面,她们被迫偷偷地活动。如今在伊朗全国各地,性工作者就在公众眼皮底下晃,你一抬头说不准就能撞上一个。性工作者通常会在某些街道上闲逛,等待随便某位的客人帮衬她们生意。十年前,一家名为Entekhab的媒体宣称,仅在德黑兰就有大约8万5千名性工作者。

  目前仍旧没有关于伊朗全国有多少性工作者的确切数据——伊朗国家社会福利机构领导日前告诉英国广播公司:“(公布)某些数据对社会生活没啥好处;相反,这些数据对公众心理会造成消极影响,所以最好连说都别说”。但目前可获得的数据显示,10%——12%的伊朗性工作者都是已婚的。这在针对婚姻出轨行为——尤其针对女性出轨有特别严厉处罚规定的伊斯兰国家格外让人吃惊。更让人吃惊的是,在伊朗,并非所有的性工作者都是女性。一项新的报告称,较为富裕的伊朗中年妇女和受过教育的年轻伊朗女性会寻求短期的性关系——找男性性工作者提供个人服务。

  当然,如果你认为传统价值观已经完全崩坏,你就错了。伊朗父权文化仍旧主宰社会,正统价值观依旧是维系社会阶层的纽带,尤其是在一些乡下小镇和农村地区更是这样。但是,如果你认为,性解放仅仅是在大城市的中产阶级中才大行其道,你还是想错了。

  那么,伊朗性革命的驱动因素究竟是什么呢?这里存在几方面可能的原因,包括经济因素,城镇化影响、新通讯工具的出现以及女性获得了更高程度的教育——所有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或许能构成促使伊朗人性观念发生转变的一部分理由。但是,同样具备所有这些因素的世界上其它国家或地区却没有发生类似的转型。(诚然,一波社会保守主义之潮正横扫中东大部分地区,而伊朗的情况却与它背道而驰)那么,伊朗究竟有何特别的?伊朗本身是一个性观念保守克制的国家,它的法律对男女规定很严、男女之间不准有任何身体接触,致力于打击“邪恶”宣扬“美德”——荒谬的是,似乎正是在这种道德极严格的国家才催生出疾风骤雨般的连串自由解放。

  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将霍梅尼推上权力舞台中心,伊朗当局一直宣传着集体道德的理念,强制推行严格的行为规范,全面抹去了个人和集体的区别。维护国家的伊斯兰形象,一直以来是伊朗当局维护政权合法性的主要手段之一。这样一来,伊朗当局对伊斯兰法律的解读,实际上已经无孔不入地渗透到伊朗人个人生活的所有方方面面。事实上,教职人员发布“教令”对男女亲密行为——有时候甚至是男女性行为在多大程度上能被接受作出了严格规定。但最近34年以来,霍梅尼的接班人打造一个乌托邦社会的努力告败——这一现实暴露了处于经济和政治水深火热中的伊朗当局,在道德观念和意识形态上业已破产。

  伊朗年轻人并未因为这一难以接受的真相而消沉,他们用改变性行为习惯这一形式来表达他们无声的抵抗。在抵触国家种种束缚的过程中,伊朗人(有意识或潜意识地)对这些束缚的合法性产生了怀疑。同时,伊朗现政府对当前如地火般奔行的变革可怜的压制努力——比如它三番五次地强调“不正当关系”危害性——只会进一步疏远那些它试图去控制的人。伊朗的性革命正让渗透在荒谬的乌托邦社会设想中那虚无的原教旨主义原则消磨殆尽,这一过程尽管很慢,却必然出现。

  欲望都市对于纽约来说或许已经是空洞而陈腐的代名词,但对于伊朗,却有深远的社会和政治影响。

乐平律师事务所收费
二连浩特亲子育儿网
软装搭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