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绝世狂徒 第十八章 月玄姬

发布时间:2020-01-16 13:52:50

绝世狂徒 第十八章 月玄姬

“师父,她醒了!”李二狗眼睛很尖,一眼便看到了白衣女子转醒过来。

“嗯!”林翰点了点头,李二狗发了血誓,从今往后这个弟子妥妥的是他的了,但还是怕被挖墙脚,先天觉醒仙根的人,若是能够成长起来,自古以来,无一不是大能之辈,这样的弟子,可不能被人给抢了去。

“天玄宫林翰,见过道友!”林翰微笑着看向白衣女子,不管他收李二狗为徒的事是否搅乱了历史走向,火系灵石矿脉还会不会被李二狗发现?

但这次梧桐山之行,收了李二狗,就已经算是非常大的收获了,火系灵石矿脉就在这附近,只要费上一些心思,还是有很大几率能找到的。

眼前这个白衣女子身份背景肯定不简单,自己师徒二人救了她一命,自然要好好卖一下人情,没准以后都会用得上。

姬玄月一扭头,便看到一袭青衣,十分整洁的林翰。见他站在距离她两米开外的山地上,负手而立,面冠如玉,年纪轻轻,但那眉宇间气度不凡。

心中一动,真气运转,发现体内的蛇毒都已经不见了,而且心脉处还有残留的一些真气,想必是眼前这人的。

神念一扫,林翰的修为就已经在她的心中了。修为只有练气三层?可他的真气精纯丝毫不下于练气五层的修士了,而且居然能解火炎蛇的蛇毒?

“是你救的本…我?”姬玄月朝着林翰轻声问道。神念扫过,她眼前这两个人,一个有着练气三层修为的年轻人,一个身穿补丁麻衣的普通少年。

那普通少年神色带着几分紧张,眼神总是不自主的朝着年轻人望去,显然这个年轻人是主事人。

姬玄月的声音清冷脆耳,好似幽谷中响起了鸟儿的叫嚷,让人耳目一清,一般人早已经露出异样,可林翰不为所动,眼神清澈,无一丝一毫的杂念,同时充满善意的朝着姬玄月道:

“是我们师徒二人合力,才将道友的火炎蛇蛇毒勉强治愈,道友可感到有其他不适的地方吗?”林翰不经意的扫了李二狗一眼,见他一副有点小紧张,好似怕生,但一双眼神中却没有任何异样痴迷的感觉,这叫林翰比较满意,这样的徒弟至少带在身边不丢人。

“我很好!”姬玄月目光深处闪现一股异色,她趁着方才对话期间,已经暗中用真气和神念仔细检查了一遍身体。

身上没有丝毫的异样,这叫她对眼前这对师徒有点刮目相看。姬玄月知道自己的容貌,平日里也遭到了不少人觊觎,甚至还有些登徒子总是想要抓住机会非礼她,前阵子就差点被人撞见洗澡。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估计也有一柱香的时间了,可是这个天玄宫林翰非但没有图财害命,更没见色起意,还帮她驱除了蛇毒,救了她一命。

这样的好人,在弱肉强食的大炎世界中可是太少了,别说是陌生人,就是同门之间,也很少有人能做到这种程度。

“既然道友无恙,那林某就告辞了!”林翰原本还以为这白衣女子能和火系灵石矿脉有关,但现在就断了这念头,若他估算不错的话,上一世,应该是李二狗救醒了这个神秘的白衣女子,从而被白衣女子发现了李二狗的体质,然后李二狗被她带走了。

可是为什么却是李二狗发现的火系灵石矿脉?而不是这白衣女子呢,这其中肯定还有别的事,林翰不清楚,但谁知道李二狗是不是早已经就发现了灵石矿脉,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灵石矿脉。

所以,林翰打算既然已经打乱了历史轨迹,倒不如就带着李二狗离开,仔细问问他,应该能够问出个蛛丝马迹。

“且慢!”姬玄月声音依旧清冷,绝美的面容上不见丝毫表情波动,但一双眸子却缓和下来,对转过身欲离开的林翰道:“林道友救了我一命,难道就不想要什么报酬吗?”林翰转过身来,诧异的看了这个傲娇的白衣女子,心中对她的好感一落千丈,甚至有点反感了,这女人太过冷傲了,想要和她结交,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道友多虑了,我并不想要什么报酬!”林翰外表年轻,实际上已经有了数百年的生活经验,十分老谋深算,早已经喜怒不形于色,他才不会将自己的不满表现出来。

“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姬玄月盯着林翰,忽然感觉这个人怎么看上去有一点点的熟悉,但脑子过滤了一下,确认没见过,想必是多想了,继续道:“你救了我,即便是你无所要求,我也要报答你,不然被同道知晓,是要被耻笑的。”说完,姬玄月手腕一翻,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柄黑色的小剑,剑长三寸,通体黝黑,在日光的照耀下,没有丝毫刺眼,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仿佛那黝黑的剑身是一潭深不见底的黑潭。

“这是一柄下品法器,幽冥剑,林道友可拿去防身!”姬玄月屈指一弹,便将这把幽冥剑嗖的一声送到了林翰面前。

李二狗张大了嘴巴,这一刻他才彻底反应过来,眼前这个漂亮如同天上的仙子居然是和师父一样的修仙者,而且看样子,好像比师父还牛叉。

林翰不理李二狗的惊讶,他此刻很想伸手去将面前这柄漂浮着的幽冥剑拿到手中。

法宝从低到高,分为符器,法器,宝器,灵器四个级别。传说灵器之上还有圣器,不过那种宝物一直只有传说,并未有多少人能够见到。

练气的修士手中能有个上品符器在同阶内基本上已经是横着走了。若是持有法器,那绝对是炼气期中的异数了。

林翰手中有一件上品宝器,青石砖,可是他的修为太低,除了一开始用禁法融合了一次使用外,现在无法融合,除非拼着损耗自身精血,不要命的融合使用,那样的代价就是他的丹田会崩溃,以后彻底就沦为一个废人了。

青石砖这件法宝要到筑基后期时才能勉强使用。现在林翰手中唯一能够动用的就是姬无涯的那一柄下品符器。

林翰修炼的是水系顶级功法,由于他仙根本身也是水系的,故而他体内的真气要比一般修士精纯,虽然只有练气三层,但真气的强大不下于普通练气五层的。

可持有那把下品符器,林翰最多也就能和练气五层的斗一斗,见到练气六层的就得跑路了。

但若是持有眼前这柄幽冥剑,别说练气六层,便是练气八层,只要对方手中拿着符器而不是法器,林翰也有自信能够瞬间秒杀。

诱惑啊,这是赤果果的诱惑。林翰心思电转,一些想法只是在脑子里一瞬间就想遍了,淡淡一笑,运转真气于手指之上,轻轻一弹,一道气流喷射而出,击在漂浮着的那把幽冥剑上,叮的一声脆响。

幽冥剑在半空中滴溜溜的打转,一直转到姬玄月的面前,方才停顿下来。

“我救你并非为了你的答谢,只是随手为之,道友不必挂在心上!”林翰神色冷淡起来,既然对方不宜结交,他也不想让对方小瞧了,现在虽然一件下品法器对他而言非常重要,可以大大提升他的战斗力,但重活一世,林翰不想被人瞧不起。

姬玄月美眸中绽放出一缕精芒,居然能够抗拒下品法器的诱惑,这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修士,要知道,这把幽冥剑可是练气修士的至宝,多少练气修士梦寐以求的都想拥有一把幽冥剑。

可这林翰居然拒绝了,难不成他口中的天玄宫是个非常强大的修仙门派,财大气粗,不在乎一件法器吗?

可这东荒郡八大修仙门派和七十二个修仙小门派中明明没有天玄宫,难不成这是从其他郡过来的吗?

但这里是梧桐山,是东荒郡的腹地,外界门派弟子想要来这里,至少要走数万里路,就凭这个练气三层的林翰和那个普通人的徒弟能走这么远?

想不通,但姬玄月确实对林翰又多了三分好感。

“林道友可是看不上这把剑?”姬玄月声音很轻,却很清晰的传入林翰耳中。

四川生殖医院刘嵩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液病医院
长春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海口治疗宫颈炎方法
白癜风医院泰安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