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苍茫变 第二十八章 对视

发布时间:2019-09-25 15:35:51

苍茫变 第二十八章 对视

“变魔术?”而在那震惊中,谢羽听得谢若然的问话,旋即醒了过来。他听着小女孩谢若然的话,心中的感觉却是有些哭笑不得,这瞬移,可是象征着堂堂武圣标志的神通之术。

而就是这样的神通之术,在自家妹子的心里,也就是个戏法。这,一时间让他有些不知道该些说什么。

的确,面对着自家妹妹好奇而不解的神情,他的确有些不知该作何解释。也许,这就是童真的好处吧,没事思想负担,在她们的眼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简单。

“也许,是自己想得太复杂了吧!”不由的感慨了一句,谢羽看着谢若然的表情,心中想到,这个地方,是十万大山的深处,本身就不比寻常地方,所以自己也没必要大惊小怪的,既来之则安之也就罢了。

“这两个小子,就是让族长爷爷亲自出山去救回来的人吗?”一个温雅的声音忽然响起,像似在耳边说道,就在谢羽刚刚想罢放下脸上的震惊的之时,只见在帝辛消失的地方,一个披着兽衣的少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便是凭空的出现,站立在那。

这个少年,皮肤是古铜色的,披着一件白色虎皮,在出现之时,便看着谢羽二人,开口问道。

“草……又是凭空出现。”而看着凭空出现的少年,纵然是刚刚想通,不在震惊的谢羽,在心头也还是忍不住的一声大骂,这是不忍现实残酷,打击接踵而来,他在心中疑惑骂道:“着这个鬼地方,到底还有多少高手,这么个个都能凭空来去,打击人也不带这样吧?”

“厄…不,至少还有……”谢羽回头看了一眼比他还要大两三岁的帝天和他的两个小伙伴,心中自我安慰了一句,还是有像样的人的。

谢羽看着突如其来的少年,听着他的话中的意思,心中有所明悟,自己和妹妹两人,应该就是少年口中的族长爷爷亲自救了,并且带进了这个地方的。

不过,他想不明白!少年口中的族长是谁,又为什么要救他们,而且听少年的口气还是特意去救他们的。

就听帝天,对方叫了一声,打着招呼,带着猜测的口气询问道:“后宇大哥,你怎么过来了?不会是你的通天虎又给帝辛溜走了吧?”

而闻言,只见眼前的后宇在帝天的问话语刚落,嘴角就是一搐,也不回帝天的话,脸上立刻露悲愤之色,转头看向虚空的某一处,颓然间,没预兆的在众人的目光下就凭空消失在树枝上。

在消失的瞬间,便是一句杀猪般的巨吼不知从何处传来,在天际间回荡开来,却是后宇的声音:“帝辛,把我的通天虎还给我。”

“果然……”而在听得这句话时,看着树枝上又空出的位置,帝天则幸幸的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同时不着痕迹的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一滴冷汗确实流了出来。

显然,看到后宇的遭遇后,他想起他刚刚被帝辛敲的那一下额头,很自然的就在同情后宇的时候找到了庆幸。

“和他一比,这似乎不算什么。”他心中念头一闪,朝着天空看了一眼,似默默的为后宇默哀了一下。

他可是很了解帝辛的,凡到她手上的宠物,不是死也的蜕层皮。

因为帝辛可是村子里最出名的捣蛋大王,仗着自己是帝江巫祖的第七代嫡系,和一身还不错的修为,还有村子里的各位叔叔伯伯的宠爱,整天就在村子里游手好闲,专门研读那些整人的方法、那整人寻乐子的方法可是层出不穷。

就据他所知,在同一代中,除了比她还要早出生的和几位天赋超绝的族兄外,几乎人人都遭她整过,就连他们几个不满十岁的小孩也不例外的个个被她欺负过。

“真是个祸害。”帝天暗暗的低声叫骂了一句,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想念道:“在忍她几年,以我的天赋,早晚能在修为上超过她,到时候连本带利就……”

他,帝天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弧,在想念道的时候,他的眼里似乎已经出现了各种报复类的手段了。

“哥哥…他怎么也消失了?是不是也在给若然变魔术?若然还是没看清。”且不说帝天此刻的歪歪心情,谢若然用两只小手擦了擦双眼,看着那空去的树枝,有些颓然的对着谢羽说道。她说着,又看向帝天,指着她道:“还有那个大哥哥,他笑起来的样子好丑,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厄,他们都在变魔术,哥哥也没看清。”听着小女孩的问话,谢羽伸出手去摸着她的头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便顺着小女孩的意思轻轻说着。同时,他的目光和帝天他身边的两个小伙伴同时朝着帝天看过去。只见此刻的他,歪歪的双目里,不知在入迷的思索着什么,正如小女孩所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嘴角上有一点点渍水,正缓缓的流出。

他这个表情,谢羽暗暗寻思着,这天赋是要去搞笑剧,绝对是秒杀影帝级的存在。

而见他这般模样,他的两个小伙伴似乎都不忍直视了,于是其中一个暗暗的踹了他一脚,只是没察觉自己到自己的不适,帝天不由吃痛,发出一声大叫。

“啊……。”

一声大叫后,帝天离开从歪歪的思绪中醒来,他立刻开口对踹他的那一个小伙伴骂道:“帝三,你敢踹我。”

“不是的,天哥…你误会了…啊!”那个名为帝三的小伙伴听得帝天的怒吼,理解就要解释着什么。只是,话还没说完,就听,一声狼嚎般的哀嚎响起,却是他被帝天一脚踹下了树枝。

“哥哥也看不清吗?”而另一边,谢若然在得到谢羽的回答后,两只秋水里泛滥着好奇与疑惑,水汪汪的看着谢羽,闻道:“那若然能不能去学,如果学会了,以后玩捉迷藏哥哥就再也抓不到若然了。”

“额。”谢羽无语,没有立刻答话,他思索片刻,而后是轻轻一笑,低着头用小手捏了捏她的小脸,才笑说了一句:“那若然可要好好修炼,这魔术要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才能学到的。”

“要像那位姐姐一样厉害吗?”谢若然似有所思,问道。

“嗯,像姐姐一样厉害。”谢羽回答,而随着他回答完这话,他转回目光,看向帝天等人,并开始仔细的打量了起。

他想起以前看过的小说里面对蛮子的描述,一直让他错误的以为穿着兽皮隐居在深山里的汉子,都是一些健壮而不智化的蛮子,又或者是喜欢蛮力,崇尚暴力的野人。

而经过刚刚和少女的接触,算是他和这些人的第一次交谈吧!他就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厉害。

经过这次交谈之后,谢羽才算是对他们有了初步的了解,虽然之前也和他们有过接触,但情绪不佳的谢羽,也只是在刚醒来的时候和他们有过一次接触,之后,人生地不熟的他,便因为情绪上的问题,进行了自封自闭,从而让人遗忘了他的存在。

即便是,谢若然也在他有意无意的保护下,一直守在身边,没让人接触过

苍茫变  第二十八章 对视

因此,从书籍中得到的信息,让他一直认为穿着兽皮的就是一群有点力气的蛮子。

而经过这次的接触,他才深深的感受到这个他们的可怕,随随便便一个人出来,都是惊天动地,能轻易的在大陆上掀起一翻风云的绝世高手,拥有不下于武圣修为的绝代高手。

“十万大山…到底是一个什么的存在?”太阳微微偏西而下,风已经停了,古树的拖起长长的影子,为枝上的五位少年少女涂上了一层阴凉。只听谢羽轻呼了口气,而后目光落在眼前的少年身上,来回扫视了几圈,最后把谢羽把目光定在了帝天的身上,一股本能的感觉,告诉他这个少年不简单。

似乎感受到了谢羽的目光,帝天也回过头来,看向谢羽。

只见,谢羽缓缓从坐姿站立起来,一身白衣,截然而立,如同盛夏中的一朵流云,悠闲的动作是天然的出尘,潇洒。

下一刻,随着他的站起,微风动起,衣袖带起长发,轻然翩起,宛如卷云张舒,飘然间,这一道身影又似超然物外,仿佛随时都可能乘风归去,不复人间。

“好一个丰骏脱俗的少年郎。”帝天看着他,心中一动,暗自赞叹的同时,一双眼睛抬起,却与谢羽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咦?”

只听谢羽和帝天同时发出一声轻微的惊讶,接着两双如墨般的眸子,便在空中对视在了一起。

瞬间。两双瞳眸,一抹黑色,三千深邃,这是两个人的对视。

对视中,谢羽只感觉浑身上下就要被看透了一般,一股属于洪荒的气流,带着澎湃涌动的血气,在帝天的眼底,汹涌澎湃的荡漾而来。

“好可怕的少年。”这个发现,让他不由的在心中一惊,谢羽有些不敢置信的认为这目光,真的是属于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少年吗?

只不过,当看到帝天那菱角分明的面孔,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世界的小孩真的太可怕了,这样的目光,比起一些在大风大雨中翻滚的黑社会老大还要犀利啊。

帝天的目光穿越虚空,射进谢羽的眼孔,直想要窥视他的灵魂深处。

“哼”

谢羽察觉到对方的意图,冷哼一声,也不甘示弱,一双黑瞳,无尽深邃,流闪出幽火般的冰冷,反视帝天的心灵深处,射进他的瞳孔。

“怎么会有如此冰冷的眼神?”对视中,帝天也是一惊,面对着那双瞳孔,只感觉自己掉进一片虚空,虚空中,只有一片黑暗,没有日月,没有星辰,更没有天地间情暖,有的,只是无尽的冰冷。

“他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无尽的黑暗,无尽的冰冷,帝天只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令他不自觉的就想要移开目光,心中猜测着对方的故事,这样的眼神,令他感觉没有希望,也没有绝望,有的只是一片冷漠,对万物世间的冷漠。

这让他,有种忍不住的想要把目光移开的感觉。

泰安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泰安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泰安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泰安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泰安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