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流年】妙缘(岁月征文·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0:54
1
据牛二的《特大嘴公报》披露:才貌与存款超高的梧桐媚妹为逃脱感情的漩涡,答应牛寨牛大寨主的聘请、闪电走马上任牛寨学院第十八代院长。
得知这消息,豆仔从南雁岛上游回来自荐、给一训导主任当吧,最近家里穷得拧不开奶瓶盖,一群娃娃都啃椰子,打屁尽是椰子汁的味儿;如此一来,既能赚几罐奶粉钱又可叙叙旧情,真可谓一举两得、一拍双赢哈!
然而桐桐旧恨未了,又怕别个闲话她任人唯亲,只安排豆仔做清淤工,负责打扫她的办公室卧室厨房卫生间阳台,兼做业余园丁,修剪栽培后院的花朵树木。至于训导主任,梧桐则诚邀权威教育能手隔雨出任。
见面会那一天,隔雨戴着一对赶超印度洋最深海谷那么深度的大眼镜,做了一匹极简短却极有深度的报告:大家好,Hold住点,走着瞧!听得牛寨学院的墩墩学子不寒而栗了。
一日,桐桐带着刺头牛甘果到训导室交给隔雨,又匆忙去牛寨灯塔会议室开会了。隔雨觉着训导室太深严,就把牛甘果领到一芒果木下,展开教育。不远处,豆仔在剪花圃。
隔雨:“孔子讲,温故而知新,又犯嘛事,讲!”
牛甘果:“老子讲,非常道,不可道。”
隔雨:“孔子讲,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先讲,后原谅。”
牛甘果:“老子讲,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合作。”
隔雨:“孟子讲,人恒过,然后能改。”
牛甘果:“老子讲,一生二,二生三,三生……”
隔雨:“荀子讲,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牛甘果:“老子讲,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隔雨:“那是孔子讲的!”
牛甘果:“孔子老子教孔子的!”
这时候,豆仔看不下去了,拎着大铁剪过来,咔咔剪了几下,“娘希匹的,牛倔哈,嘴硬哈,你啥么肠子别个不晓得?再不老实,剪掉你!”
牛甘果赶紧手插裤袋、捂住,“那,那俺讲咯,昨晚从牛尾网吧回来,逾围墙回宿舍,俺不小心看到豆仔师傅爬梧桐院长的门窗,俺没散布谣言,是院长冤俺啊……”
2
隔雨一下就觉察这事儿的敏感与震撼,果断显露训导主任真本色,在芒果木下划圈为牢、囚了牛甘果,又扳过大铁剪押豆仔回训导室,紧急袭训。
朝早持续至黄昏,隔雨搬完“四书五经”与《史记》《汉书》的口训,外边的牛甘果也都站成芒果了,豆仔口供始终如一:昨晚梧桐没住校,他打扫时把钥匙与噢婆520手机忘在屋里了,就爬窗进去取回;他南雁岛的小溪婆娘会按时不定时视频查岗的!
隔雨也没得法,将此事报牛寨寨主。可牛二晚上要带闹闹去过得海家吃河蟹,趁机瞄瞄蓝子老板娘的风骚小蛮腰;牛大仍忙奶蛋,年内第三窝、取名已排到牛百叶了,搞得都没闲暇捣鼓新发明新发现啦。又把案子退压了回来。
隔雨问:“换成你,你咋办?”
豆仔:“你刚上任,无非是想了结一案树树威信。这样,明日在牛寨灯塔下召来牛寨各界成熟人士开会公投,你我摆证辩斗,由大家伙投票评判,咱要犯了事任凭你处置,若咱没犯事这一案你也办完了。”
隔雨:“好,就信你一回。但为了防止你作弊,今晚就锁你与牛甘果在训导室过夜,这里头的摄像头窃听器会记下你们的一举一动。”入夜,别个吃着火锅唱着歌还叹“伤不起”,豆仔与牛甘果只能在训导室里冷水泡老坛酸醋面来充饥。
牛甘果:“叔啊,俺原本也打算不坦白的,可你逼俺太紧了。”
豆仔:“你这匹混仔,十大恶人之首哈,损人不利己!”
牛甘果:“哎,叔啊,你那噢婆手机真潮啊,还能视频咧,在哪儿买的?”
豆仔:“你也想整一匹,还有肾卖不?”
牛甘果讪笑一阵,“叔,你都用上这玩意了,还到这儿来扫地剪花,体验生活哈?”
豆仔:“混仔,这东东捡的、不花钱。”
牛甘果:“啊!”
豆仔:“咱救了一公子哥和他的码子,他送咱两匹,咱一匹小溪婆娘一匹,从此咱就失了自由。”
牛甘果:“咋救的?”
豆仔:“他和他码子开潜艇出海,不晓得在里头做啥么,就潜上岸来、撞倒了两匹木楼,就遇上海盗咯。”
牛甘果:“海盗咋听你的?”
豆仔:“海盗就咱的大伯二叔和三表哥哈。”
牛甘果:“喔。那公子哥是?”
豆仔:“喊作过得去,听他讲,他有一做大官的叔公,叫过得好。”

第二日,牛寨灯塔稀松聚近一伙人,牛祈祷赶场主持几匹离婚典礼,牛味道和小小回娘家探望丈母娘与小姨,完了去失恋醉酒媚妹家吃料理,五妹与牛七亦不见人,牛大牛二带家属来,与桐桐坐会场正中央,可闹闹、弯月都抱孩子逗玩;唯得九妹打扮得极好,娇艳欲滴,原来后排坐着子夜阑珊呢!嘉宾有默默蓝子宁静小韵草儿,桃岛的贼船玉米围城秋水茶花飞扬,还有旅客过得硬、盈盈瓜瓜星月小鱼荷花知秋等,围观的就喊不出名了。
隔雨先登场,罗列此案种种迹象,摆出牛甘果这一匹人证,还隆重推出致命物证——在空气中采集到的几枚豆仔施展轻功的脚印,无一不证实豆仔实在罪大恶极。场下立马就切切察察、群情汹涌彼此起伏咯。
豆仔仍脸不改色,到他上场辩解,拧开噢婆手机的投影,在灯塔墙壁上映出一匹高清荧幕,连接南雁岛小溪婆娘的视频,一阵雪花后,映出蓝天白云海滩椰子木,一大群娃子,有站石头顶的,有爬椰子木的,有捉蟹捡贝壳的,还有滚沙滩、追逐嬉戏、抢东西的,完了镜头接回来,一匹巨头占据了大半匹荧幕:
“大家好,俺就是消息(小溪),俺家豆仔讲今日让俺捣鼓啥么视频会议,俺凌晨三点半钟就起来打扮,这模样对得住大伙吧?首先,俺介一介俺家的情况,大娃与三娃早上 裸的潜水下去捉龙虾咯,估计正午才上来,站石头顶侦查的是二娃与六娃,一发现潜艇就发烟花信号弹,五丫头九丫头捡贝壳,还有爬木打滚抢玩木鸽的,大伙方才也看到咯,人多肚子大、家里真的揭不开锅咧。第二,俺想简单介一介俺的情况,俺原来不叫消息,听讲俺家豆仔先前喜好一叫‘静静消息’的姑娘,八戒吃不到嫦娥屁,后来就喊俺作消息咯;其实俺有一闺名,唤作涂达司米大(南雁岛语,来桶饭)……(省略了半小时零五分钟的持续卖力推介)第三,俺介一介俺男人的情况,俺家豆仔不会做那见不得人的事咯,他就想做也做不了,俺南雁岛的人唬娃子,‘豆仔叔来咯’,唬哪个哪个都不哭了、乖乖睡觉;长得也忒吓人了,瞎子见他都远远的逃,梧桐姑娘咋的会看上他哟!最后,消息有一请求,求大伙莫撤俺家豆仔咯,留他就等于救俺一家哈!还有他丑是丑,但旺财旺别个,谁留旺谁,求大伙咯!灌的爸(南雁岛语,再见),俺得下海摘海带了……”
视频一完,豆仔一鞠躬下去了。而后,牛大牛二作评委表态。牛二因自己也极仰慕梧桐院长,主张让豆仔吃顿炒鱿鱼的蛋炒饭,然后卷包裹游回南雁岛。牛大则理性一点,觉得豆仔确实够不着梧桐的高跟鞋,只能取钥匙。表态完了投票,起先是汉子投,投隔雨的居多;后来到婆娘投,豆仔的支持率才回暖上升,特别是初为人母数年的弯月闹闹一投,形势就微妙了,投到剩梧桐一票时竟打平了。大家伙都盯着梧桐,桐桐把票投给豆仔,一言不语赶回桃岛了。
豆仔心头大石卸下,第二日就拎酒去找牛大谈好事,恰恰巧弯月抱着孩子赶着蛋蛋去大牧场晒太阳,牛大也好久没碰杯了,就炒半斤牛肠牛肚牛百叶与豆仔对酌。
酒半酣,豆仔道:“牛大仗义,豆仔很是佩服哈!觉着咱带来的酒咋样,还带劲吧?”
牛大:“似乎有种春宵黯然销魂的诱惑,是啥么酒?”
豆仔:“五娘液,南雁岛绝密家酿!”
牛大:“唔,难怪,甜而不似中原那般蜜枣甜,入口香醇下肚温暖,愈饮愈窝心、愈饮愈淋漓畅快,风韵妙芙飘飘欲飞仙,妙极,妙极不可言!”
豆仔:“牛大啊——”
牛大:“无事不敲牛家门,有嘛事,讲!”
豆仔:“你瞧瞧,咱初到牛寨就捅了一大马蜂篓子,虽然最后证实豆仔是一清白大好人,可咱心里头也不是滋味哈!”
牛大:“怎么的,想将功赎罪?”
豆仔:“正是,正是咧,咱婆娘不是讲咱旺财么,近来牛寨寨库空虚,牛大你又昼夜奶蛋没空捣鼓发明发现,榨汁机早已过时许久,牛寨前景十分令豆仔担忧哈!”
牛大:“唔,昨日牛大顶你的决定很对,讲,想咋整?”
豆仔:“牛大将榨汁机改良为酿酒机,咱提供五娘液酿酒秘方,当然技术各自保密;然后在牛寨学院边、牛寨灯塔旁建一酒坊,牛寨提供原料大米小麦与工人,咱当经理负责营销,保管年内销量超越清风岛的‘景阳冈冰火烧’、入寨库税收达一亿牛币往上!”
牛大:“我叩,给栗(力)、给板栗啊!就这么定咯。就是营销忒累人,给你找一帮手吧,你看哪谁个更合适呢?”
豆仔一愣,继而一激灵,明白牛大怕自己吃回扣严重,道:“就牛甘果吧,这小子嘴巴脑袋都不赖。咱通知他脱产实践,明早就出发,兵法云‘仗不急打、先谋粮草’,酒咱也不急着酿、先捣鼓营销。”
牛大:“好,牛大派闹闹照看梧桐院长,你放心去。哎,第一站上哪儿营销呢?”
豆仔:“远亲不如近邻,就先去桃岛咯!”
4
关于名不副其实,绍兴鲁哥这样描述过:“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
其实,这情况多咯,胭脂岭“夏威夷海景酒店”不过池塘边的几匹茅草封顶的木屋,太平羊保险也难保你不掉落太平洋,“天上人家”别墅园开门敞窗、看到对面却是监狱牢营……
桃岛也无非这样,环岛乱插几株蟠桃木,难见花几簇,参差结巴几匹蟠桃,亦无蜂蝶甚凄凉。岛上违章建筑极寻常,漫山遍野屹立涂料厂造船厂制衣厂酒坊花苑炼丹铺子,烟囱顶天立地,傲然火起冒烟;田里种小麦玉米茶叶稻穗,老少妇孺亦算辛勤劳作,但还是母系时代水准,女外交男主内,女耕男织,有些个汉子一昼夜就织出十几匹毛衣渔网,且边刺百字绣边织啊织捣鼓出来,堪称桃岛十大奇观之一哈!
却话豆仔牵着牛甘果游了一天两夜,游上了桃岛,一路见女士不敢仰望平视(母系时代的媚妹地位高而凶悍哈),装出俯首甘作处子牛的模样,摸索进了岛中央的繁华地带,到底寻着了“君快活客栈”。
才想投宿,影视里常见一幕又出现了,店小三提前问:“两位官人是豆仔、牛甘果?”豆仔点头,小三道:“岛主已安排好了,请二位跟俺来。”就领二人到楼上的豪华双人间,门牌号乃“比翼双飞”;小三略略交代便出去了。两人洗把脸,门铃响,开门,饭菜推进来,菜中央摆酒两瓶,嫣红酒瓶上漆黑字迹烙着“桃花酿”;酒席摆好,小三嫣然一笑又出去。两人吃啊喝呀舒坦,等舒坦得差不多了,牛甘果问豆仔:“叔,你认得桃岛岛主?”
豆仔:“认得,她欠叔的钱。”
牛甘果:“难怪,难怪恁么热情,欠几多呢?”
豆仔:“仨月的巡岛保安费,50牛币。”
牛甘果:“啊,这住一宿吃一顿也超50牛币咯!”
豆仔:“没得事,夜里逛街捡几匹发票,拎回去让牛大报销。唔,叔问你,你老实讲,这桃花酿好喝不?”
牛甘果:“老实讲?老实讲咯,比五娘液好喝得多,晶莹剔透,怡香淳美,嫩 痒,恰似二八女子一支含苞欲放羞放,亭亭袅娜,一笑半颦,都要拿人性命咯!”
豆仔:“好!这一趟,咱俩算是来对了。”
牛甘果:“啊,叔有得妙计咯?”
豆仔:“没得。”
牛甘果:“那咋的办?”
豆仔:“不来也来了,且舒坦几日再打算,反正不花咱的钱。”
牛甘果:“叔,全听你的!”
5
登陆桃岛方才几日,豆仔的不欠扁脸(已很扁了)就吃成小肥羊脸,圆润好多咯;牛甘果也吃成了大芒果,日子滋润哈,仿佛当皇帝都没得这般舒坦。
这日,牛甘果跑去桃岛中央大戏院,看玉米与小鱼领演的木偶像剧《龙门飞鱼》。豆仔觉着那东东忒幼稚,就一长得像玉狐神针婆婆的老婆婆,手持针筒钢针猛的一扎小鲤鱼的PP,吖一声跃过龙门(就一纸糊门槛),底下就鼓掌,反之喝倒彩。两个钟头里就这么颠倒反复,还不如看《金陵十三姨》养颜呢;尽管豆仔原本就没啥么颜面。
于是,豆仔独自溜达溜达桃岛的百花老街。唔,这老街巷子倒挺正宗,弯弯曲折层层深入古香古色错落有致,阳光透过墙壁散射迸溅,空气中不时有暗香徐徐浮游而来,豆仔渐行渐朦胧渐迷失自我,好似回到了旧石器时代。
豆仔恍惚穿行那条老街,魂魄出窍,手脚直立,目不暇接,看到绸缎庄貌美销魂的老板娘丝丝雨招徕熟客,燕语呢喃,宛如风铃悦耳;看到风韵圆熟的围城挑拣木鸽、蜻蜓、昆虫小玩具,逗一女一男两娃娃玩;看到奇女子清韵说书,讲武侠却插曲一段翻云覆雨,听得大家伙如痴如呆,喉结扭动心猿意马;看到小溪水泼辣的卖馄饨饺子,看到秋水踏空舞剑还空灵舞蹈《天鹅湖》,看到凌波仙子划舟沾荷惊鸟采莲子,看到开心小嘴咧咧大啃火红冰糖葫芦,看到飘飘礼佛悟禅身清气定许愿放生,看到雾里看花醉眼朦胧上楼寻胭脂牵牛花……

共 1 2 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浆糊故事改编的传奇小说,网络是媒介,空间是舞台,演绎了这么一出妙趣横生的传奇故事。还是那句话,荒诞有真情,藏也见辛酸。特有的豆氏语言,让小说显得更加有传奇色彩。豆仔因生活所迫,想毛遂自荐牛寨学院的训导主任,因为牛寨第十八代院长梧桐,与豆仔的哥哥豆哥旧情颇深。爱之深,恨之切,加上梧桐怕人闲话,豆仔只做了杂工兼园丁。豆仔性情顽略,却又不失真性情加上又有歪才在身,与牛寨的牛甘果不和。但关键时刻梧桐念及与豆哥情深,对他手下留情,投出了决定性的一票。只是梧桐望见豆仔就想起了豆哥,并且逐渐不可自拔;最终梧桐懂得,情深情浅也是情,伤人伤怀终伤己,豆哥也有了最好的去处,豆仔也有了心中的爱人。于是她决定散心回来,重新生活。浆糊神算达仙、会下公鸡蛋的牛大、爱视频的小溪,逐个闪亮登场,为小说增添不少笑料。虽是传奇,也折射现实生活。文字生动、妙趣横生,读之忍俊不禁。好文倾情推荐。【编辑:盈儿】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2190004】
1 楼 文友: 2014-12-18 22:00:0 你的文字,其实是一道风景线,不要放弃,加油哦! 甜到忧伤
2 楼 文友: 2014-12-20 10:49:0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宝宝流鼻血
老年人健忘如何调理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儿童经常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