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意念成魔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场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2:14

意念成魔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场

银色头发的裁判话音一落,场下顿时响起热烈的欢呼声,排山倒海,声震九霄,这夺墓之战,他们可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守擂模式好看,玩的激烈刺激啊!”

“不过,怎么没有看到方月大小姐及与沈少爷的身影啊,方家那老家伙不会是想让叫浔仇一人负责守擂吧?”

“这不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挡住三个,别忘了那炎云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主。”

听到下方嘈杂的声音,浔仇一眼望过去,周围看台上尽是黑压压的人头,他不由得苦笑一声,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这般火爆,现在他总算是知道了什么是群众的力量。

望着出人山人海的演武场,处在演武台中央的浔仇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自己积蓄力量,提前进入战斗状态。当他说出一对三这句话来,便已经注定了今日的对战一定充满变数,即便他后能赢,只怕也一定不会轻松。

“几位,既然夺墓之战已经达成共识,你们也应该退下去了,第一攻擂战斗马上开始。”银发老者朝两边招呼,催促他们尽离场。

“小兄弟,当真是年纪轻轻却是勇气可嘉,我可真是佩服。”见银发老者出言催促,雷厉冲浔仇嘲讽的道,旋即上前拍了拍浔仇的肩膀,一脸阴森笑容。

“你可要多多保重,我等着看你的精彩表现。”说着这些,雷厉故意将保重两个字咬地特别重。

冷笑一声,浔仇满不在乎,反而对雷厉的话嗤之以鼻,“雷帮主不用惦记小子,你们金城帮出战的那三个,想必后面的表现一定会加精彩才对。”说道这些,他也故意将精彩二字着重强调一番。

“呵呵,真是好嘴巴。”雷厉没有料到浔仇会这般伶牙俐齿,自己一个长辈也不好对这些后辈当众发怒,便干笑了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满含深意的瞥了浔仇一眼,转身便是对着演武台另一侧行去,只是那眼中的杀意,浔仇倒是分辨了出来。

看着雷厉壮硕的如同一座小山的背影,浔仇冷笑一声,旋即一侧突然传来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声音,听到这声音,浔仇眉头一皱,立刻偏过头来,刚好同雷虎那挑衅的眼神撞上。

“浔仇,今天没有人阻止我,这一次我一要你从那一边滚出去!”

雷虎死死的盯着浔仇,抬手指着浔仇后方十丈之外的空地,一脸火热战意。

“好,我等着雷少帮主前来复仇。”浔仇瞥了雷虎一眼,不痛不痒的回答他,然后便是转过头去,不再理会对方。

“哼!走着瞧!”对于浔仇的一脸视神色,雷虎牛气冲冲地冷笑一声,旋即袖袍一抖,转身走下演武台。

雷虎下去之后,炎云则鄙弃地瞪了浔仇一眼,旋即冲着他冷笑一声,也不再说些什么,径直离开。

“喂,我在这里等着你。”浔仇漠然的盯着炎云的背影,随后张口喊道。

炎云听罢,顿时止住身子,厌烦地向后拜拜手,那充满不屑的语气遥遥传递过来,“先赢了前两场再说吧,劝你好不要遇见我,否则……”

“哼哼,你会很惨。”冷笑一声,炎云微微向后侧着脑袋,那一脸狞笑清晰明显。

“希望你不是在说梦话。”望着炎云的背影,浔仇眼中有着寒芒涌动,那炎云看似安静,但实力却是毫不含糊,今天能为自己带来大麻烦的人,估计便是他了。

“待会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可硬撑,如果实在不行,就放弃。”

一旁的方宏面色凝重,即便浔仇已是聚阳大成,是有着战胜阴阳境强者的前例,但只怕也没有多大把握连过三人,况且他也一直很看重眼前的少年,自然也不希望他有什么闪失。

“前辈放心。”浔仇微笑着点了点头,方宏能这般讲来,亦是让他很高兴,说明对方并不是单纯的只为他们沈方两家的胜利考虑。

伴随着方宏离开演武台,正中央的位置,只剩下浔仇同冯元两个人,而此时演武场中的吼叫呼喊声,也是越发的高涨起来。

一炷香的时间迅速过去,当香真正燃到根部,银发老者再度来到场中,看了已有些剑拔弩张的两人,朗声道。

“夺墓之战,第一场,方沈两家浔仇守擂,雷家冯元攻擂,对战开始!”

说完这些,银发老者脚尖一点地板,身子顿时高高跃起,滑起一抹灵巧的弧线飞退到擂台之下,让场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演武台中的两个少年身上。

而四周坐席区上的观众们也都纷纷屏佐吸,连大气也是不敢喘,方才还嘈杂热闹的演武场,竟在一瞬间安静下来。

为了这一天的夺墓之战,他们已经等候多时!

银发老者交代两句之后,便抽身退下,下面的人大声叫好,论认识与否,都兴奋的谈论着台上二人。

离开演武台后的方宏同方远行一道立在东侧空地上观望,而另一侧的雷厉则直接差人搬了一把太师椅,翘着二郎腿,懒散的坐在上面,只是那双锐利的眼睛时刻盯着擂台上两个少年。

今天没有人能够阻止他的计划,雷厉一念及此,眼角中的阴险狡诈之色迅速蔓延开来。

这一边,方宏如同一尊雕塑一般静静地站立,目光一直放在浔仇身上,看得方远行也有些着急。

“爹,月儿她们失踪了难道你也不担心?!”方远行没好气的问了一句,平日里方宏相当娇惯方月,现在方月失踪,老头子反而表现的跟没事一样。

抬起右掌,方宏打断了方远行的话,古井波的说:“她不会有事,既然有人不想让她们出现在演武场,必然经过了详尽的谋划。”

说道此处,方宏顿了顿,旋即望向那边一脸轻松地雷厉,低声说道:“他们不会把月儿和意怎么样,迟今晚你就会看到他们平安出现在你面前。”

“可我们总不能……”

“现在就得等!”方宏说完这些头也不回,径直到坐席区第一排坐好,留下方远行一个人愣在那,像个大傻瓜。

“看来咱们两个不了一战。”演武台上,皮肤极度白皙的冯元有些敬畏地望着眼前毫破绽的少年。

冯元面色沉重,声音中底气不足,再见浔仇,后者带给他的形压制,要比上次在侧巷交手时,要来得凌厉地多。

轻轻摇摇头,说实在的,眼前的冯元还真没有被浔仇看在眼里,聚阴大成的修为在年轻一代中绝对算不简单,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讲,完不在话下。

“你打不赢我的,起码现在是这样。”浔仇双臂环抱,冲着冯元淡淡的说道,倒不是目中人,不过是从实际出发而已。

面色陡然一抽,浔仇的话虽然讲的是实际情况,但放在冯元的耳朵里,还是显得有些刺耳,这些年来,虽然他的实力在坊远城不能算数一数二,却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冯元竭力按捺住心中火气,现在可不是发飙使劲的时候。“我的任务只是打拖你,只需要消耗你五成的能量便已足够。”

轻笑一声,浔仇有些不解的笑道:“五成?你确定?”

“确不确定,试试不就知道。”冯元声音低沉,眼角中跳动着跃跃欲试,尽管知道胜利望,但他也要捍卫自己的尊严,即便从实际出发,浔仇的话并不算是妄言。

武汉民生医院在线咨询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宋立伟
滨州妇科医院哪好
内蒙古治疗早泄方法
三亚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