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符道巅峰 第五百四十四章 过人举动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1:19

符道巅峰 第五百四十四章 过人举动

陆丘,陆家年轻一辈中的领军人物,修为早已达到空玄境中期巅峰的他,是成为不少陆家弟子心中偶像。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陆家内族年轻一辈中,陆丘的话就是命令,除了像陆山那样的刺头之外,很少有人敢去轻易反对。

甚至连内族的一些长辈,都对这位领军人物心存敬畏。

但是今天,陆丘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再是众目焦点,而取代自己的,居然是一个外族之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这位少年身上,对于他先前的出手,仿佛并不知道。

眼神微寒,陆丘猛的转身,望着刚才被自己枪芒洞穿右腿的少年,杀意涌现。

“看,莽牯云蛟退了,”

然而站在岸边的许多陆家族人,此刻却突然欢呼起來。

听着自己族人爆发出的震耳欢呼,陆丘眼神愈发阴沉。

视线转过,只见被枪芒洞穿右腿的石飞羽,仿佛毫痛觉般缓步向前走去。

随着他的脚步前行,位于湖中的莽牯云蛟瞳孔轻轻一颤,竟是有些不敢面对那种强烈的压迫。

踏着湖面逐步逼近,沉重的脚步声踩在湖水之上,让他大半个身体随之陷入水中。

但石飞羽的眼神却沒有因此出现任何波动,有的只是那种死一般的平静。

望着浸泡在湖水中,缓慢前行的他,岸上的欢呼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怔怔的盯着他,呼吸停滞。

此刻,连先前喝止他的几名陆家长辈,都不由自主的将双手紧握起來。

这位少年表现出來的顽强,已经达到了让他们震撼的程度,即便是面对八阶妖兽莽牯云蛟的一次次击退,都沒有选择放弃。

非但沒有放弃,随着一次次的被震飞而去,少年身上散发出來的那种压迫感,却越來越强。

甚至连站在半空中的他们,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其体内那股充满执着的强大意念。

來自石飞羽身上的强大气势形成的压迫感,让那条凶戾的八阶妖兽莽牯云蛟都是心神俱颤,不敢直面。

一步退,气势输,步步退,气势。

随着石飞羽的缓步接近,这条阻挠了不知多少陆家族人的八阶妖兽,竟是逐渐将身上那股凶戾气息收敛而去。

八阶妖兽的灵智已经不弱,而此刻在它心中,是充满了愤怒。

为了毫不力的阻挠那些实力不够家伙前去挑战,它可谓是劲心机,甚至不惜将自己身体用湖底巨石划伤,來装出一副狰狞來恐吓对手。

但是今天,莽牯云蛟却突然发现,这个实力仅有分神境中期的少年,竟然惧自己这种凶戾。

随着一次次的被击退,少年仿佛永不言败的巨人,顽强的站了起來。而这种永不言败的执着与顽强,却让它看到了一个深深留在记忆深处的烙印。

烙印与生俱來,乃是上一代莽牯云蛟所留。在烙印的深处,有着一道伟岸的身影手持神兵,浑身浴血,将其打的伤痕累累

符道巅峰  第五百四十四章 过人举动

,嘶吼不断。

來自神魂深处的烙印,让莽牯云蛟明白,也正是因为这道伟岸的身影将自己先辈打败,它们才会世代遵守承诺守护在此。

但是今天,这种早已被尘封在神魂深处的烙印,却再次出现。

面对少年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与浑身浴血的模样,仿佛将它带回了上万年前留下烙印的那一刻。

随着少年的逐步接近,从其体内散发出來的强大压迫感也越來越强,莽牯云蛟瞳孔紧缩,不断向后退避的同时,却发出阵阵咆哮,以此想要将其阻止下來。

但是这位少年的目光却异常坚定,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定眼神,让它神魂本源都是随之轻轻颤抖。

吼……

似是受不了这种强烈的精神压迫,莽牯云蛟陡然怒吼一声,打算奋起反抗。

但是紧接着,面前少年的举动却让它瞳孔再次悄然收缩。

迎着它愤怒的目光,石飞羽缓缓抬起手臂,只是用冰凉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它身上那种触目惊心的伤口。

这般举动,当即让莽牯云蛟心中愤怒,低头,怔怔的盯着这个宛若蝼蚁般的少年,目光不解。

然而下一霎,一股强大的生命之力突然顺着少年手掌涌入了它伤口之中,也让莽牯云蛟紧缩的瞳孔逐渐恢复如初。

在这股强大的生命力滋养下,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

一人一蛟就这样静静凝视着彼此,时间仿佛在这种恢复中悄然停止。

但岸上的那些人,眼神却是变得异常震惊。

论老幼妇孺,自从他们出生以來,家族长辈就不断告诫,不让他们轻易靠近这片湖泊,也禁止他们去接近这条莽牯云蛟。

多少年來,陆家一直延续着这个规矩,久而久之下,这里已经变成了陆家内族的禁区。

除非挑战先祖神兵,否则沒人敢轻易涉足,遑论像现在这样,去平静的对待那条八阶妖兽。

“这个家伙是谁,”

“对啊,他好像并不是咱们陆家之人,”

“谁带他來的,”

心神震惊之余,不少人交头接耳,开始打听这个站在湖水中的少年。

而在不久之后,许多人的目光都是汇聚在了陆山身上,有些陆家长辈是直接从空中飘然而落,抓着陆山询问起來。

不管今天这个少年能否拔出陆家先祖留下的神兵,那份勇气就足以让人敬佩。

陆山在内族地位虽然不上不下,但挑战先祖神兵屡战屡败的事迹,让他在家族之中也算是小有名气。

不过这种出名多是他们在茶余饭后的谈资。

望着那些充满期待的目光,陆山突然发现自己居然瞬间变得高大,连看向众人的目光,都是带着一丝得意。

几年來,在不断挑战失败后,陆山已经变成了家族中的一个笑柄,若不是他爹身为族长,地位非同寻常,这些人恐怕早已当着他的面讥讽起來。

虽然众人碍于他爹娘的身份,并沒有当面嘲讽,但陆山依旧听到了一些风声。

此刻,见众多族人都是用期待而崇拜的目光盯着自己,心中顿感畅,豪气云干的哈哈大笑道:“他是我兄弟。”

“什么,”

“兄弟,真的假的,”

突闻此言,迫切想要知道答案的一些年轻人,顿时满脸惊讶的望着他追问起來。

而陆山则高抬下巴,一脸傲然的道:“自然是真的,这个人是我认识的外姓兄弟,姓……”

不料话一至此,他却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并不知道石飞羽的名字,脸色一僵,竟是不知如何圆谎。

这个时候,小恶魔吴雅儿却咯咯娇笑道:“姓石名飞羽,”

“对,沒错,”

发现吴雅儿替自己解围,陆山立即顺着杆子往上爬,急忙点头承认。

“石飞羽,”

“石飞羽……”

“石飞羽,”

随着陆山点头,围聚在他身边的许多年轻族人,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困惑,看样子他们并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但其中有几位,双眼却猛然发亮,似是想起了什么,惊讶道:“陆山兄弟,你说的这个人可是來自双塔城石家,”

这一点,陆山并不知道,见有人问,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不清楚,”

“可能是了,出了双塔城石家,还有哪个家族能够培养出这样的人。”

“我看也是,听说前不久双塔城有一位少年登上了魂极塔九层,他也叫石飞羽。”

“魂极塔九层,那可是从未有人上去过的,他难道真的进去了,”

“那还有假,我有一个朋友当时就在双塔城,石飞羽不仅登上了魂极塔九层,后还打败了殷江,连源极塔也一并赢了回去。”

在后这道声音响起的一刻,那些围聚在陆山身边的族人,脸上顿时充满了惊讶。

享受着众多惊讶与崇拜,陆山目光却是转向了自己老婆钟莺莺,随之向她发出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不料钟莺莺的视线却一直紧盯着湖中之人,沒有理会。

这般一幕,顿时让陆山心里有些泄气,捎带着,将自己爹娘也恨的牙根痒痒。要不是被逼着取了这么一个女人,自己也不至于整天在外所事事的游荡,不敢回家。

但是在不远处,有几个人的眼神却充满了不屑,而这几个人又以陆丘为首。

双塔城的两座九层高塔,他们也是知道,不过这种挑战,在陆丘等人眼里,却如同小儿科般,不值一提。

“等会儿找个借口给我把他撵走,陆家内族不欢迎外人。”

听着附近一道道惊讶的声音,陆丘眼神微寒,随之偏头吩咐道。

而站在他身边的几个人,则轻轻点头答应下來:“放心,交给我们就好。”

“看,莽牯云蛟要干什么,”

这时,一直留意着湖中的那些人,突然惊吼起來。

惊吼声响起的霎那,岸边,黑压压的人群,上万道目光同时汇聚了过去。

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去,只见位于湖中的莽牯云蛟,竟是血盆大口张开,向着站在它身前的少年缓缓垂下了脑袋。

在足以吞下一头成年大象的巨口之中,宛如刀锋般尖利的牙齿排列整齐,借助着后一缕夕阳,散发出森然光芒。

“呵,妖兽终归是妖兽,真以为对它好,它就会心怀感激么,幼稚,”

眼见于此,陆丘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冰冷笑容,随之摇了摇头:“这样也好,让他死在莽牯云蛟口中,也省的咱们自己动……”

不料话音未落,陆丘突然发现,缓缓垂下硕大而狰狞的头颅之后,莽牯云蛟非但沒有一口将那个少年吞下,反而是亲昵的用脑袋轻轻触碰着他,发出一阵从未听到过的奇怪声音。

这种变故,当即让陆丘脸上笑容凝固,取而代之是來自心底深处的凝重……

河北治疗睾丸炎方法
河北治疗睾丸炎费用
河北治疗睾丸炎医院
河北治疗龟头炎方法
河北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