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晓荷·遇见】孟二姐告状(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2:27:13

武苏现在很后悔,当初也就一念之差,把人用刀捅死了,弄得十年了还躲在葫芦岛不敢回家。
但现在网络发达,破案也高科技了,负案在逃的人,不大好藏身了。出行、住宿,甚至存取款,办手机卡都要身份证,人脸识别,他感觉自己快露馅了,藏不住身了。
他和聂平平杀人后,当晚就逃离天中市。聂平平说,你跑吧,人是你杀的,我只是与你关系近,给你一把刀,帮你拉住那货的手,你亲手宰了他,也出了恶气。我舅是区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他在公检法人熟,经常替别人摆平案子,我去找他帮我销案。但你得跑,跑得越远越好。聂平平说罢,还塞给他千把元现金,他星夜上路了。聂平平和他是高中同学,凭舅的面子混在机关开车,他们经常在一起喝酒,是铁哥们。再说,旅馆装修,聂平平也投了钱,每月都有分红。可是,去年以来,有个姓孟的,又在隔壁投资装一宾馆,抢他家生意,武己多次上门找事,带混混去滋事,希望赶走他。但这货不买帐,照样做他的生意,武与聂酒后越说越气,武苏决定再次出马,要与聂平平做了他才心满意足。
当晚,聂平平打通了舅舅杨检的电话,说有急事见他。杨检正和几个政法圈的男女朋友一起吃花酒,他出了包间,满嘴酒气,下楼问聂平平又惹啥事了。聂平平说,杀人了。杨检吓出一身冷汗,忙问端底,聂才前后经过细说了一遍:我和开旅馆的武苏一起喝酒,因与同行,也是开旅馆的孟子杰有矛盾,酒后好友武苏带我去找孟子杰说事,话不投机,双方发生厮打,武苏摔倒后头上磕个血口子。我们去医院包扎后,越想越气,我就把家里一把藏刀提供给武苏,我俩再次来到皇冠旅店门口,又与孟子杰吵起来,我上前抱住孟子杰,让武苏用刀子扎孟子杰,武连朝孟子杰胸部扎了三刀,我一松手,就听见一句妈呀,你真扎呀!人就倒地,蜷缩成一团了。我俩一看人扎倒了,酒醒一半,撒腿就跑了。当时,天刚黑,围观人不少,估计都报警了。杨检说,你这伙碎怂,就是能扒豁子,你吃饱撑得慌,闹出人命啦,我也管不了,你自己去投案吧!杨检嘴上说不管,上了楼就把同桌吃饭的张局长叫一边嘀咕半天,张局说,真有案子,刚才刑侦己有人上案了。杨说,你关照一下,冤有头,债有主。张局说那是,你也给你们的人打个招呼,先把你外甥挡住,捞进去就麻烦了。杨检说好,也不会让弟兄们白帮忙,平平他爸也会来事,你让伙计们放心。
次日晨上班后,杨检就把批捕科科长柳伟叫到办公室说,小柳呀,咱们都是自家人,不说外气话。昨晚火车站皇冠旅馆发生一起命案,凶手己外逃,我外甥聂平平当时在场,你也给科里和公安办案人打个招呼,协调一下,不要把聂牵进去就行,他在场,也就一个看热闹的。柳科长详细问了过程说,话我马上就能给说到,现在主犯也跑了。如果他们执意要抓你外甥,咱们不批,刀把子在咱们手中!杨检笑道,柳青有进步,就这样办,检察长那里有我兜着,你不管。
这样,一起故意杀人案,被警方检方定性为故意伤害致死案,参与杀人的聂平平成了现场目击证人,证实死者先把武苏头部打伤,武伤口包扎好后,自带刀子找孟论理,孟掐住武脖子要致于死地,武才处于自卫,刺了孟几下,未想到把孟戳死。但几名旅客及邻居均指证武苏、聂平平共同杀害孟子杰。
尽管有很大争议,公安把聂平平关了三天,就由张局拍板把人放出来了。对潜逃的武苏布控抓捕,张局似乎也不那么热心。命案必破,我把案子破了,人逮不住是另一回事。上网追逃也一直没有武苏的下落。
死者孟子杰的二姐则三天两头到公安局吵闹,要求全力抓捕武苏归案,并质疑公安释放聂平平,指控聂系共犯,为何逍遥法外?与此同时,无论寒暑,她经常到北京及省会各个部门四处告状,各个部门的转办函、催办函如雪片似的,维稳压力,令市里大为恼火。
孟二姐多次被地方截访,她住过北京的久敬庄,进过马家楼,还让黑保安从北京押送回来好几次,公检法也出了不少押送费。对孟呢,拘留,劳教,判刑都用了,但她还是上访不止。直到武苏被抓,判了刑,她还是继续缠访。省市让他们汇报,公检法夹着卷宗说,早都结案了,孟二姐就是个神经蛋,上访狂,告状告上瘾了。
好几次,市信访协调会上,市纪委李书记接待过孟二姐,知道冤枉。他曾敲着桌子骂道,这明明一个杀人案,不用侦破就知道谁干的,一个潜逃抓不住,一个在家逍遥法外没人抓?!为什么?县级市的市公安局长现在也是副县级,不买纪委书记帐,不认错,说现在办案讲证据,主犯抓不住,抓聂平平,仅凭在场几个外地旅客邻居证言不足为信!不是不抓,没证据呀。你问问,我没有喝过聂平平一口水,吸过一支烟,我保他干什么?纪委李书记气得牙根痒痒,没办法。
一个偶然机会,孟二姐获悉杀害她弟弟的武苏在东北葫芦岛开家玉器店,就向同情她遭遇的纪委李书记汇报了,李书记说,你去搞准了,只要人认清,你就在当地打110报警抓人,我立即通报张局长去领人。
孟二姐辗转来到东北,寻访到玉器店,躲在暗中观察,果然店主是武苏,己潜逃十年之久也,当场报警被抓。
据法院审理查明,1999年11月20日晚8时许,武苏因与孟子杰业务竞争发生矛盾,遂到天中市车站路皇冠招待所孟的住处,因话不投机,与孟发生争吵、厮打,厮打中武苏头部碰伤后,与聂平平一起前往市医院包扎治疗。当晚10时 0分左右,武苏从医院返回途中,苏不愿善罢甘休,还得去找孟算帐,苏拿一把刀子。苏中武持刀再次窜到招待所,在招待所门口值班的孟子杰见状即站起,二人发生厮打。厮打中,孟子杰被武苏持刀刺伤胸部,后被人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孟子杰系被人持单刃刀锐器刺伤胸部致右心室前壁破裂,引起心包填塞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被告人武苏当晚逃离南阳。
2009年1月初,警方获悉武苏潜藏在东北某岛做玉器生意,赴东北将其抓获归案。
2010年 月6日,县法院一审以武苏犯故意伤害(致死)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另附带民事案件,法院判处武苏赔偿原告人民币四万元。对聂平平仅以证人出现。
宣判后,孟二姐不服,又四处上访,因为是涉法案件,作为纪委李书记干生气,没办法。这种涉法信访案件长期在体制内空转。你想,上下级法院,是儿子和老子关系,再高点,是爷和孙关系。儿子办错案,让老子纠正,难哪!你让爷打孙子,他更不干!再说,公检法三家,互相配合还行,互相制约,也有点,但要互相找碴,几乎是不可能的。
孟二姐认为,原审被告人武苏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死刑。理由是:1,原审被告人苏中武对被害人厮打过程中,手持利刃,刺中被害人胸部心脏部位,致人死亡,完全是一种不计被害人死伤后果的犯罪行为。依据刑法理论,依法应按造成的后果来确定犯罪行为性质,武苏的行为,依法构成故意杀人罪。2,依据刑法的规定,武苏刺杀孟子杰手段残忍,案发后畏罪潜逃长达十年之久,且在庭审中避重就轻,回避事实与证据,一味狡辩。因此,武苏犯罪行为情节严重,依法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死刑。 ,再审刑事判决书适用的对被告再审不得加重刑罚的诸项规定仅为学理解释,其效力不能对抗我国刑法罪罚相适应的基本原则,以及“量刑不当,应当改判”的规定;亦不能违背我国刑事再审“有错必纠”的基本目的。4、遗漏有故意杀人案共犯聂平平。
孟二姐无数次到最高法院,省法院信访、上访,终获上级法院支持,指令天中市中院再审。2016年5月2日,天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仍以故意伤害罪罪名改判武苏有期徒刑14年,聂平平仍未到案。法院说检察院没起诉聂,检察院说公安起诉意见没列入聂,公安说,把聂列入了,检察院不批捕,就这样七推八推,不了了之了。
孟子杰的二姐姐,一个其貌不扬的下岗女工,却有不同寻常为弟弟伸冤惩办杀人凶手的坚强决心,她看过电视剧《杨三姐告状》,她说,民国荒乱年代,尚有官员主持正义,何况共产党天下人民做主的今天?再说,她与弟弟自幼父母双亡,姐弟相依为命,感情弥深。她说,弟弟经常给她脱梦,说东天日头出红通通,你为什么不给我伸冤,我让人白杀了。杀我那货是两个人,为什么只抓一人?孟二姐梦中见到的弟弟一脸凄惨,悲苦万状。只从弟被杀害后,他的这个家就散了,弟媳改嫁,远走他乡,还带走年幼的孩子。后来,孩子也改姓了。每每想起,孟二姐就心如刀搅,心就滴血。
孟二姐不服判决,几年来持续申诉,首先,她认为应该以故意杀人罪追究武苏、聂平平的刑事责任而不是故意伤害罪。原判对武苏量刑畸轻,要求再审。武苏故意杀人案的动机明显,武与孟同在车站路开办旅社,武苏了为欺行霸市,案发前一个月内曾三次上门寻衅殴打孟。武苏刺杀孟手段残忍,一刀毙命,是有预谋杀人,并非是酒后闹事或故意伤害;武犯罪后畏罪潜逃长达十年,逃避法律制裁,应当加重处罚,论罪应判处死刑。
其次是公安机关对涉案共犯聂平平未及时缉拿归案,时长十几年,存在严重渎职,导致故意杀人共犯长期逍遥法外,危害社会(聂平平被众多证人指认在案发现场,共同帮助杀害孟),公安办案人员始终不予追究,检察院也不予批捕,涉嫌徇私枉法,故意包庇。要求将聂平平迅速缉拿归案,依法严惩。
正在孟二姐告状无门的时候,一个春暖花开,风和日丽的早晨,在北京最高法院门口,孟二姐接到市纪委李书记的电话,李书记说,你不要再上访了,现在形势变化了。公检法干警违法犯罪,渎职犯罪统一由监察委员会查办,根据中纪委领导的批示,你反映的事我们己初步调查清楚了。聂平平是杨检的外甥,是杨给公安上打招呼不让抓聂平平,此外,对武苏、聂平平故意杀人案,监察委员会邀请北京的法律专家进行了会诊,初步认定存在程序违法、人为降低审级并遗漏共犯聂平平,目前聂己归案。经省政法委联席会研究,此案异地重审。根据监察法的规定,我们已对涉及本案违法犯罪的公检法承办人员包括杨副检察长采取了留置措施,你赶紧回来要问你笔录!
孟二姐当然不知道这是因为新时代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带来的新气象,如果没有这次改革,也许孟二姐们上访的路还会更漫长一些。
可能是好消息来的太突然,也许是被公检法踢皮球式的踢来踢去太久了,情绪压抑时间太长了,孟二姐一屁股瘫坐在马路牙上,不知是过于高兴,还是又想起死去的弟弟,她一下子悲喜交集,竟双泪奔流、酣畅淋漓地号陶大哭起来。

共 408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叙述孟二姐告状的过程,故事情节感人,反映了基层公检法人员违法乱纪包庇自己的亲属犯罪,孟二姐坚持常年告状,最后由于新时代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带来的新气象,孟二姐终于告状成功。小说中孟二姐的弟弟被武苏、聂平平杀害,当地公检法包庇杀人犯,对畏罪潜逃的武苏抓捕不力,身为副检察长的杨检则全力包庇外甥聂平平。致使这个杀人案长期不能破。为了替弟弟报仇,孟二姐一直坚持告状,从县市到中央,最后由于国家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政策和反腐的加强,终于告状成功,坏人将受到应有的惩罚,包庇坏人的官员也将受到处分。反映现实的精彩小说,弘扬正能量,揭露阴暗和腐败,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1 楼 文友: 2018-07-0 20:29: 4 精彩的小说,深刻反映现实,通过孟二姐告状的经历,反映正义和邪恶的斗争,弘扬正义,揭露丑恶和腐败。感谢赐稿支持,期待更多精彩!
2 楼 文友: 2018-07-04 16:27:00 欣赏佳作!感谢老师对社团的支持。敬茶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楼 文友: 2018-07-04 17:11:27 感谢何叶、秋觅编辑支持!
4 楼 文友: 2018-07-04 17:47:02 反腐倡廉,光明在前!又拉稀又吐怎么办
小孩口臭怎么办
小孩吃了不消化吐怎么办
儿童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